给它上止血药

日期:2020-06-05/ 分类:资料专区

闪电豹两眼盯著地行龙,两只前爪在地上不停的刨动著,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咆哮声。这个敌人太过强大了,以闪电豹的骄傲,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远不是它的对手。可蟒丹的吸引力太大了,如果它有时间吃掉蟒丹,并且将它完全消化掉,应该可以同眼前的对手一拚的。赤蟒在无名森林里,也算是一种难得一见的宝贝,而且这东西对于危险很敏感,闪电豹也弄不明白,为何这家伙会闯到自己的地盘上,要知道,赤蟒的鼻子是很好用的,它不可能嗅不到自己的气味。当然,这些都不是闪电豹所关心的,现在如何能保住自己的宝贝食物,才是最重要的。在无名森林里,自己也算是王者,面对地行龙,虽然依然恐惧,但它还是想试一试。地行龙不屑的看了一眼闪电豹,这个家伙还算强大,但比起自己来,还差得太多了,如果吃掉了它的血肉,再加上赤蟒的蟒丹,自己的伤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现在最麻烦的是自己眼睛里面,还有半段东西,一直无法取出来,吃了蟒丹,自己也许就有了足够强大的魔力,把眼睛里的东西逼出来。地行龙同魔狼和闪电豹不同,它的物理攻击能力极强,但对于魔法,却只有天生的免疫能力,它本身的魔法能力极差,最多吐出几个小火球来,同它强大的攻击力相比,它实在对魔法没什么兴趣。闪电豹动了起来,向地行龙的背部扑去,两只利爪以绝快的速度插向地行龙的后背。相对于地行龙庞大的身躯,闪电豹显得小了很多,但加上它的速度和灵活性,它有把握一击得手,当然,闪电豹并不认为自己可以一下子击倒这个庞然大物。它认为,只要让地行龙一点一点流尽身体里的血液,让它的力量一点一点随著血液的流失而减小,自己的机会就可以大很多。地行龙完全没有动,只是冷冷的看著闪电豹表演,这个小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厉害,让它试试好了。闪电豹身上的血肉,对它而言,兴趣不是很大,虽然足以让它饱餐一顿,但现在的它,并不是缺少食物。如果能将它吓走是最理想的,这小家伙的动作太快了,虽然不会造成伤害,却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,特别是自己取赤蟒丹的时候,如果被它抢去了,自己的麻烦就大了。“当当……”两声清晰而尖锐的声音,闪电豹的利爪准确的击中了地行龙的后背,地行龙一动不动,还回过头来,似乎嘲笑的看著闪电豹。足以将巨人战士撕成两段的利爪,在地行龙的鳞甲上,连个爪印也没有留下。在闪电豹有些发愣的时候,地行龙动了,长长的脖子让它巨大的头可以灵活的转向自己的后背,一排森森的巨齿一口咬向闪电豹。闪电豹向后急窜,险险的闪过地行龙的一击,一丛闪亮的豹毛飘散在空中。虽然闪过了致命的一击,可它身上的毛被地行龙咬掉了一小块,连带著一小块的毛皮,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血肉来。闪电豹被激怒了,它是森林中的王者,何曾吃过这样的亏,三道闪电出现在地行龙的头顶,准确的击中了地行龙的头部,没有任何生物的动作可以快过闪电。闪电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地行龙的头部,地行龙一点反应也没有,对于可以魔法免疫的地行龙来说,小小的闪电根本不会对它构成任何威胁,就算再厉害十倍、百倍的魔法也没用。闪电豹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,这样厉害的对手,它还是首次遇到。无论是体形还是力量,它远远不如地行龙,现在连它的闪电都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,它一时之间,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。一个不怕闪电的钢铁堡垒,凭闪电豹的智力和能力,完全无法应对。闪电豹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赤蟒,它知道,这东西不再属于自己了,虽然它万分的不甘心。可在动物的世界里,自有它的规则,一切取决于强大的实力。地行龙却不想放过闪电豹,虽然它身上的血肉对地行龙的吸引还不够大,但它胆敢挑战王者的威严,就必须付出足够多的代价。地行龙两只后腿飞踢,速度居然不比闪电豹慢。凭著它身躯的庞大,可以攻击的范围也远比闪电豹要大得多。四只一尺长的爪子,威力比钢剑还要强大,特别是在地行龙巨大的力量作用之下。闪电豹灵活的闪动著,小心的避开地行龙的进攻,眼睛不由的看一眼地上的赤蟒,它在犹豫著。一龙一豹在森林里斗了起来,方圆五里地内的所有动物发著抖,躲入自己的窝中,如同世界末日到来一般。足足斗了一刻钟的时间,地行龙打不著闪电豹,同样闪电豹也拿地行龙没有任何办法,自己的利爪和闪电,对于地行龙来说,一点作用也没有,让它没办法对地行龙造成伤害。闪电豹突然兴奋的吼叫起来,经过多次的试验,终于发现,自己攻到地行龙头部的时候,它总是会不停的眨眼,终于找到了它的弱点。然而,找到弱点是一回事,想要攻击则是另一回事。地行龙的脖子很长,这让它的脑袋更加灵活,两只前腿虽然很矮,却灵活无比。闪电豹明白,只要自己被爪子碰到,即便不骨断筋折,也会脱层皮。自己身上的豹皮虽然美丽,但作用却远不如地行龙那身难看的鳞甲。不停的晃动著身体,让地行龙摸不清自己的目标。闪电豹终于找到了机会,猛的跳起,两只前爪直指地行龙的眼睛。地行龙眼中寒光一闪,它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闪电豹的速度比自己快,如果它想逃走,自己也不会去追,可它居然一直在缠斗,地行龙准备收拾掉这个讨厌的东西。刚才它所作的一切,正是要引闪电豹上钩,否则凭它的速度,永远也无法追上闪电豹,更不会有机会给它致命一击。眼睛猛的一闭,覆盖著坚硬鳞甲的眼皮,将完好的眼睛全部挡上,就算被闪电豹的利爪击中,也不会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。两只前爪飞快的扑出,地行龙同时甩动它的大头。它明显感觉到,眼皮上一阵阵的震动,紧接著,自己的右爪已经插入了闪电豹柔软的腹部。几乎同时, 白小姐全年免费欲钱料右眼一阵剧痛, 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闪电豹居然连它受伤的右眼也不放过, 跑狗图玄机解说网眼睛里面的半段东西, 三中三复式组数表图片被插得更深了。一龙一豹同时巨吼起来,声震云霄,巨大的疼痛,让它们无法忍受。闪电豹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肚子朝天,身体不停的抽搐著。地行龙的爪子插进了它的腹部,大片的鲜血流出,一团肠子也随著从伤口处淌了出来。地行龙也不好过,那半段东西,差一点被插进它的脑袋里面,那种头痛欲裂的痛感,让它在地上不停的打著滚。“完了,闪电豹死定了。”鲍伯小声的说道。奥斯曼紧咬著下唇,他知道,现在自己出去也没用,他与鲍伯联手,也不可能打得赢地行龙这种怪物,它实在是太强大了。自己只有一次机会,如果这枝弩箭可以射中它另一只眼睛,就算地行龙不死,也会失去战斗能力,只有这样才能救下闪电豹,只是奥斯曼不知道,闪电豹是否能够支持到那一刻。痛苦的地行龙,在将几十棵大树折成两段之后,终于慢慢的平息下来,摇摇晃晃的站立在闪电豹的面前,用那只完好的眼睛,看著仰躺在地上,不停抽搐的闪电豹,快意的仰天嘶吼起来──它才是这里的王者,任何敢于反抗的家伙,都会是这样的下场。一枝弩箭飞出,奥斯曼半蹲在树枝上,把握著他唯一的机会。出于本能的恐惧,奥斯曼觉得,就算自己可以射中地行龙的眼睛,也同样难以对它造成致命的伤害。奥斯曼不知道伤它右眼的是什么,那半段东西已经整个插进了地行龙的眼眶之中,看不清楚,但奥斯曼绝对不认为,那东西会比自己的重弩差。在地行龙翻滚的时候,奥斯曼已经抓了三条毒蛇、四种他所了解的毒草,以及到处都有的红蛇菌。奥斯曼不懂毒药的调配,只能将自己所知的所有毒药混合在一起,最后厚厚的涂在弩箭的箭尖之上。精钢打制的箭尖上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只有一层厚厚的如同鼻涕状的粘液。至于它能起到什么作用,奥斯曼也不清楚,反正这样的东西,他绝对不愿意弄到自己身上,哪怕仅仅是用手去碰一下。弩箭准确的射中了地行龙的眼睛,在它最得意的时候。强悍的地行龙反应相当的快,眼皮眨动间,硬是将两尺长,由最坚硬的老竹制成的箭杆夹断。精钢打制的箭头,居然只有一半射入地行龙的眼珠,让趴在远处的鲍伯连嘴巴都合不上了,那可是能射穿青砖的钢箭啊!一丝透明的液体顺著地行龙的眼眶流了出来,紧接著是一连串的怒吼声。透明的液体越来越多的流了出来,接著开始变成红色,将眼眶四周的鳞甲染红。暴怒的地行龙失去了双目,将四周可以毁掉的一切彻底的摧毁。一棵棵三人才能合抱的巨树被扫断成两截,在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倒在地上。被地行龙直接撞中的大树,被撞得粉碎,四只利爪将所有碰触到的东西撕开。奥斯曼射出弩箭之后,马上跳到另一棵大树上,几个起落已经接近了闪电豹。从树上跳了下来,两手抱住闪电豹的脖子,虽然他的力量很大,但闪电豹的体形还在黑豹兄弟之上,他无法将它抱上树,只能拖远一些,以防止被发疯的地行龙扫中。“它快不行了。”鲍伯也跑了过来,资料专区地行龙自己制造的声音,足以掩饰掉他的脚步声。“想想办法,一定可以的。”奥斯曼急得团团乱转,可治疗并非是他的强项。“把它的肠子装回去,给它上止血药,你用手捂住它的伤口。”鲍伯说道,同时从怀里拿出止血粉来。奥斯曼手忙脚乱的将拖在地上的肠子装回到闪电豹的肚子里,两手抱住闪电豹的腹部。伤口实在太大了,他不得不用两只手才能捂住,血水却依然不受控制的向外流著,但已经慢了很多。鲍伯的手脚麻利得多,整瓶的止血粉倒在闪电豹的伤口之上,出自雷霆会馆的顶级止血粉,像不要钱般的倒了出来。“用布包上。”鲍伯说道,止血粉的疗效是最好的,但对于这么重的伤,作用不会太大的,虽然时间不长,可闪电豹身上的血已经快流光了。奥斯曼脱下自己的内衣,给闪电豹包扎伤口,这次他绑得比较紧,而且还要均匀。闪电豹腹部的伤口有两尺多长,一不小心,还会将里面的肠子挤出来。“去把赤蟒的尸体弄来,它的血最管用了。”鲍伯一边忙著,一边说道。奥斯曼跳起身来,几个健步跨到赤蟒的尸体边,一把将它拖住,向鲍伯这边跑了过来。好在这时候失明的地行龙已经跑出很远,虽然还能听到它的怒吼声,却不会给奥斯曼带来麻烦。“挤出它的血,从尾巴开始,就用那个现成的伤口。”鲍伯说道,两手扶著赤蟒的尸体,将伤口对准闪电豹的大嘴。虽然蟒血是珍贵无比的药材,鲍伯还是狠了狠心,用在根本不知道是否能救活的闪电豹身上。奥斯曼来回的跑动著,不停的挤压著赤蟒的身体,好一会的功夫,才有半小杯蓝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流进了闪电豹的嘴里。“我们只能尽力行事了,它的伤太重了。”鲍伯放下赤蟒的尸体摇了摇头说道,虽然他已经尽力了,而且还有赤蟒血这种宝贝,可再好的伤药,也不是万能的,何况赤蟒血直接服用,它的药效也低了很多。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奥斯曼抱著闪电豹的头问道,他几乎感觉不到闪电豹的呼吸、心跳。“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,这样的伤,就算是最好的治疗师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”鲍伯摇了摇头说道,帝国最好的治疗师,只怕也不会拥有赤蟒血这样的珍贵灵药。传说中,这种东西在天朝帝国的王宫里,应该还有一点点,不过数量绝对不会比闪电豹服下的多。“那混蛋呢?我要劈碎了它!”奥斯曼两眼赤红,闪电豹的死亡激怒了他,地行龙又如何?那家伙就该死。“听不到声音了,你不是它的对手,别去。”鲍伯一把没拉住,奥斯曼冲了出去,地上的断树残枝,是最好的指示。即便被射瞎了眼睛,奥斯曼也不可能战胜地行龙的,那家伙全身刀枪不入,除了眼睛,几乎没有弱点。刚才,鲍伯亲眼看到,它用眼皮将箭杆夹断,虽然中箭,它的伤应该不是太重,只是失明造成的恐惧和愤怒,会让地行龙更加的疯狂。奥斯曼奔出五里左右,看到了地行龙,这家伙已经倒在地上,不停的挣扎著,却没有死,看来那些毒药还不足以置它于死地。抽出黑豹,奥斯曼一咬牙,轻手轻脚的走近地行龙。虽然他心中的愤怒一点也不低于地行龙,但作为对手,他知道应该如何行动才最有把握。眼睛,眼睛才是它的弱点,弩箭无法射穿它的眼睛,并不代表黑豹不能。黑豹用的是最好的金属,不但锋利,自身的重量也让它的威力加倍。躺在地上的地行龙动了动,依然察觉到奥斯曼的到来。眼睛虽然已经完全瞎掉了,可它的鼻子告诉它,又有生物靠近了。现在它的确太虚弱了,那些毒药虽然不能致命,却让它全身瘫软。“来吧!小子。”奥斯曼大吼一声,黑色的长刀,直刺地行龙的眼睛。地行龙虽然身体无法动弹,可它的眼皮却依然灵活,在黑刀到来之前,已经合上了眼皮。“当”一声巨响,锋利的黑豹同样无法刺穿覆盖著鳞盖的眼皮,但那股巨大的力量,却将地行龙庞大的身体震得退出数尺远。地行龙一阵阵的嘶吼著,眼睛上的伤让它一直不敢合上眼皮,那会给它带来巨大的痛苦。可它知道,如果不合上眼皮,那里还会受伤。敌人的力量,在它完好的时候,自然不在话下,可现在它身体无法动弹,双眼重伤的情况下,奥斯曼的冲击力,给它带来了更大的痛苦。“嗷……”地行龙痛苦的吼叫著,更让它痛苦的是,作为王者的自己,居然被一个弱小的生物随意欺凌。“混蛋,你还有脸叫!”奥斯曼一肚子怒火,一刀插进地行龙大张的咽喉之中。地行龙的身体外表的确是刀枪不入,可它的咽喉却相对脆弱得多。如果仅是一般的刀剑,地行龙还可以凭借著它强横的肉体,硬抗住这样的打击。可黑豹绝对不是普通的刀剑,它使用的金属,也是最近才被发现的,它的锋利、坚硬以及韧性,连比尔.克林斯曼这样的铸剑大师也赞叹不已。随著地行龙的吼叫声中断,一股血箭从地行龙的口中飙射而出。地行龙全身一阵乱颤,却不敢再吼叫,喉咙上的痛苦甚至超过了眼睛上的疼痛。奥斯曼大喜,并不抽出地行龙嘴中的黑刀,反而更深的插了进去,同时拿出刀鞘,在刀柄上一接,黑刀的长度加了一倍,奥斯曼更努力的开始在地行龙的嘴里绞动了起来。“天啊!你怎么可能打败地行龙?”随后赶到的鲍伯看到了这一幕,他并不知道,地行龙在奥斯曼的毒箭之下,早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。“混蛋,看你还凶不凶!”奥斯曼疯狂的绞动著黑刀,尽可能的向地行龙的肚子里插去,既然无法从外面砍进去,那就从嘴里进去也一样。“插它的脑袋,那里才是要害。”鲍伯看著疯狂的奥斯曼,提醒道。奥斯曼一愣,才发现自己作的事情比较蠢,无论是什么生物,它的大脑都是最重要的部位。只是他早已经习惯了,对于任何动物,都从咽喉下手。将黑豹抽出一小段,奥斯曼转换了方向。地行龙的嘴巴已经合上了,但它齿缝足够黑豹活动而不会伤到刀身。柔软的龙唇虽然同样紧韧,却无法阻止刀锋的运动。“去死──”奥斯曼吼叫著,用尽全身的力量,将刀尖对准了地行龙的脑袋。地行龙的脑袋内部,明显不如外面那样坚硬。在奥斯曼的全力一击之下,黑豹贯穿了地行龙的大脑,地行龙发出最后一声嘶吼,全身一阵巨颤,一动不动了。“奥斯曼,你根本不是人,你居然一个人杀了地行龙!”鲍伯大声叫道。奥斯曼有些疲惫的坐在地上,连抽出黑豹的力量也没有了。看著地行龙长长的脖子,他才发现自己刚才有多蠢,难怪黑豹几乎全插进去了,却还是无法给地行龙造成重创,它的脖子太长了,以黑豹的长度,根本无法刺到它的心脏。“龙胶,龙胶,快想办法,有办法救闪电豹了。”鲍伯猛的跳了起来,抓住奥斯曼的领子,不停的摇晃著奥斯曼的身体。“什么办法?龙胶是什么?怎么救闪电豹?”一听说能够救活闪电豹,奥斯曼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。“撬开它的嘴,在它的大脑里找,如果它活超过五百年,脑袋里就会有龙胶,是一团黑色的胶体。”鲍伯放开双手,抢先冲到地行龙的尸体旁,抽出雷霆刀,插进地行龙的齿缝之中,用力的撬了起来。奥斯曼也跑过来帮忙,好一会的功夫,才撬开了一道口子。奥斯曼用插在地行龙脑袋里的黑豹,不停的绞动著。“有吗?”鲍伯紧张的问道,他也无法判断这条地行龙的年纪,如果低于五百年,地行龙是不会产生龙胶的。“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啊!如果能切开它的脑袋就好了。”奥斯曼说道,可地行龙的脑袋更硬,凭黑豹还无法将它的脑袋切开。“是一团比较硬的东西,带著很强的粘性。”鲍伯说道,龙胶这种东西,鲍伯从没听说谁曾经拥有过。地行龙的强悍,让所有的珍奇猎人都躲著它走。“没有。”奥斯曼摇了摇头,无奈的抽出黑豹,上面沾满了各种奇怪的颜色,红色的血、白色的脑浆、蓝色的碎末……“拿过来,那是什么东西?”鲍伯一把抢过黑豹,在刀尖上,一团绿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。“天知道是什么。”奥斯曼看了一眼,见不是黑色的,马上失去了兴趣,看来今天闪电豹是死定了。“龙胶,是龙胶!”鲍伯取下刀尖上的那团绿色东西,跳起来大叫道。“不是黑色的吗?”奥斯曼也跳了起来,只是奇怪为何颜色不对。不过他已经不关心这个了,只要能救活闪电豹,就足以让他满意了,至于龙胶是什么颜色的,就随它去吧!“这只地行龙活了八百年了,才会是绿色的龙胶,如果过千年,就是红色的龙胶了。你真的要用这东西救闪电豹吗?它可是最好的灵药,而且有些其他的用处。”鲍伯看了看手中的龙胶,实在有些不舍。闪电豹的确是很难得的野兽,但它是不可能被驯服的,就算救活了它,又有什么用?龙胶的珍贵,一点也不弱于蟒丹,给闪电豹服下去,实在是太可惜了点。普通人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宝贝,今天自己居然一次全遇到了,还真是要托奥斯曼的福啊!只是到现在为止,鲍伯还是弄不明白,奥斯曼是如何杀死地行龙的,虽然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。“当然,快去救它!”奥斯曼才不管这东西有多珍贵呢!只要能救豹子,他没什么舍不得的。“好吧!这只闪电豹还真是好命啊!”鲍伯摇著头说道。

  财联社(上海,编辑 黄君芝)讯,周一晚间,即将到期的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(WTI)5月期货收跌于-37.63美元/桶,暴跌300%,盘中一度跌至-40.32美元/桶。这也是原油期货合约有史以来首次跌至负值,一时间该消息登上了所有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。因为这似乎意味着,如果执行合约,卖家必须倒贴才能让买家把原油买走。

,,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

上一篇:你说的吾都批准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